背景: 阅读新闻

饶晓晴艺术成就评述——陶瓷粉彩语言符号






[日期:2019-11-26] 来源:《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全集——饶晓晴卷》  作者:王文章 张甘霖 [字体: ]

      中国陶瓷粉彩绘画始于清康熙年间,是在五彩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至今有300多年的历史。雍正年间粉彩十分盛行,技法达到了成熟。粉彩绘画表现的特点为色彩柔和、画面工整、粉润雅致。粉彩绘画在艺术效果上更多地吸收了中国画的表现方法,在装饰构图、表现手法、设色效果上比传统的古彩艺术更接近现实,易于表达生动自然的形象,同时它又以画、彩、填、扒、吹、点等传统工序和材质应用的表现力而保持自己的特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粉彩绘画艺术焕发新生,成为讴歌时代的一种有效艺术形式,比如“建国瓷”和“7501毛主席专用瓷”,许多表现社会主义建设的大型粉彩陶瓷装饰壁画等,都成了时代经典。改革开放之初,粉彩画更是纳入现代新艺术思潮,成为纯艺术表现形态,比如首都机场壁画中祝大年创作的粉彩绘画《森林之歌》。进入21世纪,粉彩绘画写实精神应时而生,无不体现着当下的盛世之景象。写实精神不同于西方的写实主义,它不是客观对象的完全模仿再现,而是建立于客观、真实的物象基础之上,融入了画家的情感,强调对物象自然形态的改造、超越与提炼,最终是为了表现事物的本质和传达人的情感意志。陶瓷粉彩是借助粉彩装饰陶瓷的表现媒介,以自然为宗师,结合陶瓷与绘画的理论方法与表达手段,来创作绘画题材的艺术种类。自产生以来陶瓷粉彩就崇尚师法自然,在图式构造上就讲究优雅巧妙,追求生动自然,用色上崇尚自然真实,反对加工造作,意境上更是追求情景交融、天人合一,从而形成了中国粉彩画形神兼备的写实风格特征。直到今天,仍具有现实意义。

风壑云溪雅集图(局部)

      饶晓晴29岁时遇到了他人生的另一半—徐硕徐硕的父亲是著名陶瓷美术家徐焕文,时任景德镇艺术瓷厂美研室主任,年轻的徐硕跟随父亲在艺术瓷厂学艺。饶晓晴经常去艺术瓷厂看望徐硕,同时很留心地去观察艺术瓷厂保留的传统陶瓷技艺,对景德镇传统陶瓷技艺充满了兴趣,艺术瓷厂展厅里的粉彩很漂亮,它的件数、材质在当时是全国之首,呈现出中国陶瓷有史以来的文化博大。陶瓷艺术展现的是跳跃式的精神领域,几千年的时空与文化的概念落实到具体的作品之上,充满了气韵。艺术瓷厂有一批传统制瓷老艺人,他们本着对传统充满敬畏传承的使命来创作作品。饶晓晴感觉传统工艺更接近文化的传承,反思自己曾经在大学期间学习的前卫文化、现代文化在现实当中学非所用,加上经济压力要改善生活环境,就开始搞陶瓷,作品也开始进入陶瓷买卖市场。

      饶晓晴作品的烧成方式,也只有长期实践思考的艺术者、对传统深入学习的人才能做到。通过控制温度和气氛来实现表现意图,这就意味着作者和作品之间存在着时间和空间上间接参与的过程。火,这个特殊的力量间隔着人与作品的直接关系,往往带有非人力所能控制的偶然性,造成这种偶然性的原因很多。因此,对饶晓晴的创造而言,构思时必须确定一种适合表现意图的泥以及适合这种泥的烧成温度和气氛。而在运作中则增加了控制火的温度和气氛的环节,这需要他一方面必须依靠技术手段来把控,认同工艺条件技术运作下泥火的偶然美学价值;另一方面要依靠艺术修养和艺术感悟来发现,挖掘蕴含其中的审美潜能和表现契机。这是一个既追求构思完美呈现又始终在泥火的作用下发现、感受的过程。

天韵图(局部)

      饶晓晴的粉彩作品从艺术本体角度出发论述陶瓷作品的用笔、用料、分染、结构、写真、传神等问题,以独特的文化陈述方式,建构其人文性、历史性、创作实践和接受美学实践的生动效应,从而成为砥砺艺术精神和营造人文气象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中国陶瓷文化交流的广泛开展以及现代化需求的日益高涨,饶晓晴的粉彩作品逐渐融入了新的学术理念,在情景立场和研究方法上发生了多种方向的变化,这一变化使处于世纪之交的中国粉彩创作与探索研究显得更加丰富多彩。

      首先,饶晓晴的粉彩作品的视觉表现手法是常用的工笔手法,画法丰富,细部的夸张是要讲笔意、寻气势、重力量、讲线条、重赋色、讲气韵、重生动,相比写意而言是工细,但工细并非粉彩目标。饶晓晴的粉彩作品的创作首先需要熟悉物象结构、规律。饶晓晴的粉彩作品在传统的装饰性表达基础上有所改变,逐步向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紧密结合的方向发展。在临摹经典传统粉彩作品的过程中,深入体会传统陶瓷粉彩作品中的创意、结构、空间、打料、点染等方面的技巧,领会陶瓷粉彩画独特的风格与形式、审美与观念。这种过程应是循序渐进,从简至繁的过程。

      其次,饶晓晴的粉彩作品注重对人物表现的描绘,这需要他熟知人物表现视界的物理、物情、物态。物理即是粉彩主体的生长规律及内部构造,物态即粉彩表现对象四时的面貌及状态。粉彩表现对象的生长结构和基本形态清楚明了,力求将形象画准、画美。生活之中有着千姿百态的人物之美,是艺术创作永不枯竭的源泉。艺术家需要重视生活,在写生的基础上如何去提炼形象,塑造典型,铸造经典,是现在的艺术家们面临的一个课题。新世纪粉彩作品面临百花开放之盛期,陶瓷艺术家们创作的对象也由原来的粉本摹写走向广阔的外部世界,逐步去高山、湖泊、雪乡等实景处写生。这需要对自然景象的基本知识达到一定的掌握,用科学理性的眼光来认识人物表现规律,每一个人物形象都有不同的形态特征和组织结构,从整体属性上要分清,在粉彩人物表达中下笔才有数。要分析人物身体比例的构造,对其生长特征了然于胸。要用社会学的知识,分辨不同特征和细微差别。季节性与地区性对人物和形态影响极大,写生时要注意体会,把握人物特征在不同的环境里呈现的各异奇趣,千变万化的形态、颜色、气韵。

      再次,饶晓晴的粉彩作品取材于生活,他善于观察真花真鸟,体会古人怎样提炼概括自然生活中的形象,把它们加工成艺术形象。这需要深入大自然中,对花鸟的生活习性、生长结构和运动状态做深入细致的观察了解,通过粉彩作品对景写生的训练,将花鸟形象进行概括加工,创作出自然生活中更集中、典型、完备的艺术形象来。选择那些鲜活、生动、美丽的花鸟,在写生时要同时组织加工,在合乎生长规律和符合构图美的原则下,加以运用。

      最后,饶晓晴的粉彩作品在掌握物象准确形体造型之上,注重表现对象外在特征与内在的精神。饶晓晴的粉彩作品的展现方式是对表达特征、体现意境、挖掘题材、体悟美感等诸多内涵的营建。粉彩花鸟画写实精神的艺术价值是建构在构图位置得宜与层次分明,捕捉花鸟形象的比例准确与姿态天然,感悟花鸟形象的性格特征与精神风貌等基础上,借形立意,来达到形神兼备的审美意象品格的追求。

      观看饶晓睛的粉彩作品,最大的收获在于如何用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去发现、捕捉自然界中所蕴藏着的美,去领悟这些自然结构美的含义。在具备一定的表达物象的能力之后,在形象正确的基础上艺术加工,重造典型。正是因为观察、提炼、概括、夸张都是在面临物象,面对最生动的形态和最新鲜的感受过程中完成的,所以能反映自然物象的生命精神。

饶晓晴 2012年作品《欢天喜地》

      饶晓晴的粉彩作品中典型形象的塑造,首先要选择好合适角度,主要以结构清楚,造型美观,符合审美习惯为创作目标。逐渐形成了开朗、明快、生机勃发、典雅、刚劲、挺秀、畅达的个人风格,给人以外柔内刚的感觉。在具体造型上多是寓方于圆,方圆结合。从外形形态来看是饱满深厚的,以圆为主,而内部骨架是方正的,挺秀有力度的。在具体的造型手段上,他又长于以线造型。提倡粉彩画家对社会生活、对自然界的直接观察与体验作为创作的重要依据,在此过程中完成信息的转移与物化,创造出与之相适应的粉彩艺术形式语言。创造艺术语言的过程是饶晓晴直觉的思维方式,是对生活中直觉的判别、想象和启发,是在大自然感染下的迅速反应,是认识过程的飞跃,饶晓晴着重表达当时最生动的感动。饶晓晴作品的最大优点是真实性、原创性。并且注重线条的力量和视觉张力的魅力。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绿宝石 | 阅读: